新闻详情

“黄金白璧买歌笑,一醉累月轻王侯”——李白的诗歌张力

       相较于陶渊明“清琴横床,浊酒半壶”、“静寄东轩,春醪独抚”的从容闲逸,李白的饮酒,则充满着“会须一饮三百杯”、“但愿长醉不愿醒”的气魄,抱着“舒州杓,力士铛,李白与尔同死生”,宁愿一醉至死的心情,充满着豪迈狂放的气概。可以说豪放就是李白诗歌的基调,所以他饮酒高歌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、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、“黄金白璧买歌笑,一醉累月轻王侯”,傲然的豪气,奔放的活力,昂扬的生命激情,使得李白诗歌的张力比陶渊明的诗歌要来得强大许多。

官网0100114.png


       而这种豪放风格的形成,与饮酒有很大的关系。李白饮酒狂歌,借助酒催生出雄盖一世、狂放不羁的气概,尽情倾吐出身处大唐盛世的欢畅、豪迈。因此在他的《将进酒》、《宣州谢跳楼饯别校书叔云》、《蜀道难》、《行路难》等脍炙人口的名作中,一开始就驰骋笔力,开阖顿挫,在行文之中更是极力变化万千,用急促铿锵的音韵,奔涌跌宕的感情,使笔酣墨饱,使情感和语言豪纵而又沉着,在这样一步紧似一步的大开大阖中推出磅礴的气势,爆出惊心动魄的艺术力量。这等豪放的风格,与陶渊明的淡泊恬远恰恰相反。同陶渊明相比,李白充满激情,狂幻无端,借着酒力激发诗兴,尽情挥洒自身才华,将真实生命激荡而出,使诗歌更加精彩而丰富。

官网0200114.png


       若说陶渊明的饮酒是三杯两盏淡酒,饮出酒中深味,悟出旷达的人生;而李白是斗酒诗百篇,美酒千樽催生了无数的诗歌,诗与酒融化为其生命的一部分。醉酒之后,陶渊明得其“悠然”,淡远而宁静。而李白则是醉舞,开启幻想,狂放咨纵。陶渊明在酒中放下了人境的纷扰,归依自然;李白的醉酒,则是人之天性的放飞,意气凌云,狂傲不羁。

       而除了豪情万丈的酒诗之外,李白也有一些与陶渊明的田园诗风相类似的诗歌,如《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》:

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

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

相携及田家,童稚开荆扉。

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。

欢言得所憩,美酒聊共挥。

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。

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

李白此诗以田家、饮酒为题材,很受陶渊明田园诗的影响。然陶渊明诗显得平淡恬静,既不刻意染色,口气也极和缓,如“曖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、“孟夏草木长,绕屋树扶疏”等等。而李白诗却着意渲染,细吟“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”,就会觉得色彩鲜明,神情飞扬。

官网0300114.png


       由此也可见得陶李两者风格之迥异。李白写诗不仅色彩鲜明,而且神采飞扬,豪情浓意喷薄涌泻,投注诗人全部的情感和人格力量。这种跃然纸上的情感,使李白的诗歌艺术,具有了极强的凝聚力、融合力和吸引力。  

 
 

加工.png

在线客服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
热线电话
400-028-1198
18982156998
微信扫码关注我们